名前のない怪物

电五姨妈电八战无约亲友pv咸鱼。

小哥哥小姐姐们喜欢道长吗?
妖的那种。

欢迎撩羊。

南嚣江湖事记(一)

自我离谷距今已有半年久了,亦甚是想念昆仑雪。

未归华山,怕是已脏了静虚名号。
未归千岛,恐会误了她修行。

我听闻她最近过得不好,似是与师友分离了,可如今仇家甚多,不敢传书与她。

跨过了半个大唐,我已从陇右到了燕塞外。燕塞的冬一如昆仑,飞雪。

却无恶谷盟友,亦无她。

——————TBC——————

和家鸽对写的√ @林疾_

【琴道】妄求(二)

3.
“你我二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看出你是什么样的人了。”
天未明,二人皆未眠。杨穹的指尖绕着枕边人的青丝,似戏谑地笑道。

初遇就在扬州,算起来不过数月前。

那日杨穹在护城河边见到段昀,后者抱着剑,一袭白袍,未挽起的青丝被河风吹散,差一点就拂到了他耳边。
“阁下看贫道看得入神了?”哦,那时他还规规矩矩地自称“贫道”,只是他一听就能听出那语气一点儿也不规矩就是了。
“在下失礼了。”杨穹弯了弯眉眼,“不知道长忌不忌酒,若不忌,在下请道长饮一杯酒作赔礼?”
“那贫道恭敬不如从命。”未再多问一句,段昀回了一笑,落在杨穹眼里便是眉目含情暗送秋波,好不挠人的心肝!

所幸杨穹没看错人,说是请吃酒,便顺顺利利地请上了床。

杨穹自认阅人无数,段昀竟不差他分毫。

且不说那张脸美得赏心悦目,从肩至胸的流畅线条收入窄腰间,腰肢看似不堪一握却柔韧得惊人,长腿紧紧环在腰间细腻皮肤摩擦腰腹,交合时故意泄出轻吟,股间幽穴…………

华山清观,怎得才能养出这种妖精!

——————TBC——————

依旧瞎几把写,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万一就写出多结局了呢x

说正事,我和家鸽的糖什么时候才能搓出来啊……

理想的人生大概就是枕着霸爸的毛领子用道长的屁股做鼠标垫玩电脑,边上吹着大风车,脚边躺着垂耳兔吧。天堂。

【琴道】妄求(一)


1.
扬州的夜晚灯火阑珊,酒楼喧闹,有一人抚琴。
“阁下好琴技,段某佩服。”
“段兄,过奖了。”杨穹将琴放在膝头,抬眼向来者恭敬地颔首。
段昀拱手回礼。

暖风卷携微醺的酒意,掀起一角衣袂,手腕处见一抹红痕。

2.
是夜,窗外依旧灯火阑珊,窗内烛焰摇曳明灭。

圆润指腹轻压慢捻,手下却传来的不是琴声而是压抑着的喘息。
修长手指指节分明,揉弦处泥泞一片。

身下动弹不得的“琴”被肆意撩拨得奏不出一首完整的曲子,演奏者偏偏凑近了耳边询问:“在下这一曲《平沙落雁》,道长听着还满意么?”

——————TBC——————

当真你就输了。
两个人渣,一个伪君子一个喜欢给人戴绿帽。
鬼畜伪君子老琴爹×绿帽王大屁股羊(bu
本来想写点和家鸽的BG糖,结果一不小心脑洞跑偏(。
不知道是BE还是HE,不过我不喜欢刀子!也不知道能不能写下去……
想起来就写几段。
吧唧吧唧你们。

和基友在体育课上的智障产物


我:道长,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帅裂苍穹仙风道骨走路带风

我同桌er:琴萝,天真烂漫的小可爱

我基友A:丐哥,希望在扬州要饭度日x

我基友B:军爷,励志要抓我进监狱

———————————————————————————————



大家好我是一个道长,由于在长安被抓进监狱,今天我也安分守己地蹲在扬州茶馆附近,摆摊算命。

“姑娘,贫道一眼便知,您命中缺我。”我拉着姑娘的芊芊玉手不动声色地揩油。

“我~”姑娘娇羞状,“我是妖啊qwq~~”

“没事贫道也……我操!滚滚滚老子要小姐姐!”吓得我甩开她的手,抠脚大汉!那一瞬间我似乎感受到了那手上有浓浓地汗毛和臭脚味!

坐在我边上专心弹琴卖艺的琴萝向我投来天真烂漫地眼神,我立刻咳了两声假装正经。“看什么看,弹琴,要不然我们两个晚上又要睡大街了。”

这个时候我感受到了斜下方幽幽的目光,哦忘了还有这个臭要饭的。

“瞅啥瞅,你不是本来就睡大街的吗?”

“……”丐哥依然很沉默,并对我竖了一个中指。

“……”我看在他每天能帮我们多赚几金的份上并没有和他计较。

“哇城管来了!”不知谁喊了一句。

我心里暗笑,我一没有违规摆摊而没有杀人放火,我怂什么!要抓也是先抓那个要饭的!

 

“喂,那边那个妖道!跟我到监狱走一趟!”

“WTF我做错什么了?”

“招摇撞骗传播封建迷信思想诱拐幼女还有性骚扰!”

“开玩笑贫道……”

“还有人818你了!一个三十五岁男!渣了不知道多少妹子,查到最后发现居然是个女高中生!”

“woc……”我急中生智将脚下的丐哥扔了过去,“他影响市容!你抓他!”

然而军爷并不理会丐哥而是径直走向我,“放弃抵抗吧来跟我去监狱交♂流♂交♂流。”

“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男!有没有王法!等等我记得你在长安啊为什么跑到扬州来了?”

“来找你们麻烦啊社会毒瘤。”

“那那那那个琴萝……”

“小妹妹乖,大哥哥已经把坏人抓走了。”军爷蹲下来摸了摸她的头并递了一串糖葫芦。

琴萝依然天真烂漫地投来了一眼,但我分明感受到了她眼底似乎有一丝嘲弄,仿佛在和我说“想卖我?你还早了一万年呢”。

 

大家好我是一个道长,今天大概也要在监狱里度过了。


【剑道】言笑晏晏

【剑道】言笑晏晏

 

藏剑:叶笑言                 纯阳:晏含元

 

————————————————私设如山!——————————————————

 

1.清明,荒坟野冢。

 

纯阳弟子晏含元三年前失去踪迹,生死未卜。

 

叶笑言撑着伞站在坟前。晏含元死了,大概只有他知道。

 

当然,叶笑言也没有找到晏含元的尸身,坟里埋的也只不过是他留下的衣角。

 

“今日是你忌日。少爷我特地来看你的。”

 

“没给你带酒,你一个道士就别喝酒了。”

 

“……”

 

“我想你了。”

 

叶家少爷的剑匣中没有轻剑,只有一把短兵。

 

 

2. 元宵,西湖藏剑。

华灯初上西湖夜。

叶笑言挂完身后竹筐中的最后一盏花灯时,月已爬上湖畔亭顶的飞檐。

“听说纯阳宫的道士下山来西湖了?”

“叶家近日壮大,纯阳宫的呆子还不是来讨好我们?”

“莫要胡说,纯阳宫多大的门派,哪里轮得到我们被巴结?”叶笑言正色到。

“说得好,我纯阳堂堂仙门,何必要攀附藏剑山庄!”不知从哪一个身着蓝白校服的小道士拍着手含笑走来。

“你!”

“你们这群猞猁口出狂言,不服?来打。”

“慢着,别动手。”叶笑言抬手制止身后的同门,“小道长,我兄弟不过一句玩笑话,就不必当真了吧?多有冒犯,叶某向你道歉。”

“道歉可不敢当,我也不过是想唬唬他们,你倒是识时务。”小道士双手环在胸前,侧过头来斜视着他,眼角依然带着嘲弄的笑。

叶笑言见这小子看着还小他两三岁的模样,态度嚣张得让人抓狂,却竟一时拿他没有办法。

“哈哈,”他干笑两声,“小道长因何到了这里?”

“走散了,找不着路了。”

“那叶某带你去找吧,不知小道长师从哪位道尊?”

“清虚。”他这才正眼看他,“多谢。”微微颔首。

叶笑言便领着他走了。

 

 

“在下叶笑言。”

“晏含元。”

一路上晏含元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跟在他后面慢慢走。

 

3.重阳,华山雪岭。

当叶笑言听说重阳要去华山登高,顺便感谢纯阳宫来藏剑山庄捧场时,突然觉得牙疼胃疼如排山倒海一般袭来。

 

他还记得元宵宴席上几个嘴快的藏剑弟子抱怨了几句晏含元不好,便要揪他出来数落。纯阳宫自然不会交给他们处置,便拉下脸来找晏含元,只不过没在大厅里找到——叶笑言偶然发现这家伙竟在西湖边喝酒。喝酒犯忌,叶笑言觉得自家之前做的事也理亏,于是善心大发打算帮他糊弄过去,便藏在了自家院子里。晏含元毕竟不过十五六岁,酒量再大也喝得微醉了,一直缠着要与他决高下。叶笑言无奈之下只得取了剑来与他比试。

晏含元功力尚浅,但叶笑言也没好到哪去,两人胡乱打了半个时辰,晏含元才逐渐被压制下来,几招之下剑离了手,之后便老老实实地听他嘱咐,假装自己受了风寒,待在房中休息。自己又一番胡扯八道才蒙混过关。

 

“叶兄?好久不见!”

叶笑言回过神来,不由得一怔。

“笑言?”

叶笑言低下头快步离开。

“笑言,你别不理我呀!”晏含元一身校服,又不知从哪钻出来堵在了他面前。

“你干什么?我跟你有那么亲吗?”

“怎么没有,半年前我还在你家睡了一晚上,睡得还是你的唔唔唔——”

叶笑言连忙捂住他的嘴将他拖到一边,“你到底想干嘛?”

“报恩,鹤是会报恩的。”哦,那头顶上的一撮红毛还真像鹤冠。

“那你就别再麻烦少爷我了好——”

“叶兄,我喜欢你。”

“……”

“我做你的情缘好不好?”晏含元拉住他的手,一脸诚挚地贴在胸前。

“……???”

“我知道你喜欢男人的。”

“那老子也不会喜欢你啊?”叶笑言只觉得来人莫名其妙。

晏含元定定看了他许久,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我逗你玩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叶兄你别当真!”

“……”

“咳咳,说正经的,欢迎你来华山。”晏含元收敛了些,说道,“时候还早,我带你转转吧。”

叶笑言抱着双臂站在原地看着他。

“……叶兄,我刚刚那句话真的是玩笑——就是做你情缘那句。”晏含元看出他的心思,解释道。

“那你言下之意就是你喜欢我是当真的咯?”

“嗨,你怎么那么多事?……好吧好吧,叶兄人那么好,谁不喜欢啊?走了走了,看风景去。”晏含元在驿站牵了匹马,将缰绳递给他。

这家伙什么意思?

……

 

 

4.花朝,东都洛阳。

“听说你很厉害,少爷我来会会你。”叶笑言一柄重剑立在擂台中央,看着对面被传得神乎其神的对手。

 

据说半月前洛阳擂台上来了个高手,剑法一流战无不胜,却看不出所属哪个门派。叶笑言游历洛阳,按捺不住好奇便上来挑战。

 

“叶兄?好巧!”

叶笑言定睛,这才发现对面站着的居然是晏含元。他长高了不少,蓝白宽大校服也换成了蓝黑的修身长袍,只是头顶的鹤顶红没有变。

“没想到在这儿也能遇见故人?”

“那可不是嘛,看来我还是与叶兄有缘!”晏含元朗声笑道,“几年前在叶兄手下吃了败仗,今天我可要讨回来了!”

叶笑言也乐意和他过招。

 

兵刃相接,叶笑言立刻感受到了剑气的压迫,这小子……

不对。

 

“……这是怎么回事?”他脉象很乱,体内的气四处流窜。

他忽然回想起那个传闻——“剑法一流战无不胜,却看不出所属哪个门派”。

“你做了什么?”

“……如你所想,修了魔剑。”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叶兄唾弃我了?”他忽而问道。

“……”叶笑言皱眉,“你这是什么话?你不作恶,魔剑就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东西,练了又何妨?我信你必有苦衷。”

晏含元错愕,一时不知回些什么,许久后才弯下身子笑起来,“笑言,你的心怎么那么好?”

“我说的有错吗?”

“没有没有,你还真是面恶心善啊。”

“……”我看上去是“面恶”的吗?

“叶兄,你这样让我如何不喜欢你?”

“你还真喜欢我?”叶笑言瞬间感到哭笑不得。

“喜欢。”

“……”

“这是我最后一次问你了,以后没机会了。”

“……”

“……开玩笑啦,你别当真。”他耸耸肩,也不管那刚刚开始就结束了的擂台战,转身离开了。

 

 

 

4.5.信,西湖藏剑。

叶笑言收到一封飞鸽传书,不知来处,也没有落款,上面只写了一句话,还画了一只丹顶鹤。

 

“我今因病魂颠倒,惟梦闲人不梦君。”

 

不久便传出消息,晏含元不见了。其实挺久之前就不见了,他不知为何离开了华山,之后就杳无音讯了。

 

叶笑言连着夜赶到了洛阳,擂台和酒馆里已没了他的踪影。

 

然后叶笑言在城郊找到了几片碎布和一把有裂痕的剑。

 

 

5.清明,荒坟野冢。

撑着伞也挡不住细雨绵绵地落在脸上。

叶笑言也觉得自己心太好了,一个只有几面之缘的人,一个随随便便就闯进了视野的人,只因为他胡搅蛮缠地说他喜欢自己,便将他挂在了心上。

 

他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晏含元会死,追查了才知道这家伙有顽疾,修魔剑估计便是为了弥补先天的不足——只不过也没逃过气血逆流而死的下场,更惨的是尸体都找不到了。

 

忽而眼前闪过一道白影,回过神来见一团白光出现在他面前。

是一个人,穿着白袍,笼着白光,透明朦胧看不真切。

 

“听说这地方每到清明就会闹鬼,执念太深的人会看到执念太深的鬼。”声音的来源仿佛就在面前,又仿佛来自远方。

 

这声音是晏含元。

 

“这么说,你果真是死了。”叶笑言对鬼怪倒不甚害怕,何况对面是晏含元。

“早死了,死了好几年啦。只不过我一直不愿意投胎就是了。”晏含元坐在了自己的墓碑上晃着腿。

“……”

“你刚刚说了你想我了。”晏含元歪头看着他,“你认真的?”

“……”叶笑言,“认真的。”

“你喜欢我,还不允许我喜欢你了?”

“你倒好,撩完就死了,我呢?活得那么有负罪感。”

“外人知道了该怎么骂我?”叶笑言说着就要握住他的肩。

 

晏含元连忙躲闪,站了三尺开外才说“叶兄,你是人,我是鬼,你摸了我就要被我勾走魂了。”

“勾就勾,老子阳气盛怕你了?”说罢将他拉入怀中。

……

……

……

软的,还带热的。

也就是说,这倒霉玩意,是活的。

叶笑言一时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笑言,喜极而泣吗?”

“……兄弟你玩儿我呢?”

 

 

好了我知道我画风突变了!

嗯,因为本意是写一个鬼故事结果不想BE就……这么瞎几把转折了。

 

 

“今天是520。”

“叶兄,520怎么了?”

叶笑言觉得没法和一个道士解释这玩意,“嗯……就是给情缘送大橙武的日子吧。”

“……?”舌灿生花的晏含元竟无言以对。

“还有炸烟花?”

“……?”

“你喜欢哪个啊?”

“我……”

“不好选吗?那就都买了吧。”

“……”

 

↑我也不知道这是啥

总之祝大家520节快乐!


今儿520,依然没有情缘。不用直播吃翔了,我该高兴吗?!

【道佛道】双恶人,意识流慎

【大概是一个有故事的道长和一个有故事的大师?



恶人谷有一妖道,参透道法,却脾性乖张嗜血成性。

 

 

 

道长蹲在稻香村口的桃花树上俯瞰着面前走过的新来的和尚。

“和尚,你可愿意做贫道的徒弟?”

“多谢施主,不过您还是先照看好自己吧。”

·

·

道长倚在少林寺的墙头看着练功的和尚。

“和尚,你这招式不对啊。”

“多谢施主,不过您还是赶紧回师门背书吧。”

·

·

道长踏着昆仑的冰雪,衣袂飘飘宛若谪仙。

“和尚,要不要来我们帮会?”

“多谢施主,贫僧无意参与阵营斗争。”

·

·

道长反手将剑归入剑鞘,拭干了脸颊伤口的血。

“和尚,听到了没,这些人说我是妖道呐。”

“道长既已选择了自在逍遥,又何苦在意别人的看法。”

“这倒是,何况他们又懂我个屁!”

·

·

道长的面色一如既往地平静。

“和尚,你还是来了恶人谷。”

“多谢道长,贫僧是想通了。”

“哦?你倒是说说,如何想通?”

“道长一生活得恣意,贫僧颇为羡慕。”

“……呵,何来羡慕?结果还不是身败名裂、万人唾弃。”

“道长可曾心有愧疚?”

“我随心性而行,从未后悔,也不曾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

“问心无愧,还不够贫僧羡慕?”

·

·

·

恶人谷又有一妖僧,佛性超然,却脾性难测杀人如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