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前のない怪物

电五姨妈电八战无约亲友pv咸鱼。

小哥哥小姐姐们喜欢道长吗?
妖的那种。

欢迎撩羊。

【琴道】妄求(二)

3.
“你我二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看出你是什么样的人了。”
天未明,二人皆未眠。杨穹的指尖绕着枕边人的青丝,似戏谑地笑道。

初遇就在扬州,算起来不过数月前。

那日杨穹在护城河边见到段昀,后者抱着剑,一袭白袍,未挽起的青丝被河风吹散,差一点就拂到了他耳边。
“阁下看贫道看得入神了?”哦,那时他还规规矩矩地自称“贫道”,只是他一听就能听出那语气一点儿也不规矩就是了。
“在下失礼了。”杨穹弯了弯眉眼,“不知道长忌不忌酒,若不忌,在下请道长饮一杯酒作赔礼?”
“那贫道恭敬不如从命。”未再多问一句,段昀回了一笑,落在杨穹眼里便是眉目含情暗送秋波,好不挠人的心肝!

所幸杨穹没看错人,说是请吃酒,便顺顺利利地请上了床。

杨穹自认阅人无数,段昀竟不差他分毫。

且不说那张脸美得赏心悦目,从肩至胸的流畅线条收入窄腰间,腰肢看似不堪一握却柔韧得惊人,长腿紧紧环在腰间细腻皮肤摩擦腰腹,交合时故意泄出轻吟,股间幽穴…………

华山清观,怎得才能养出这种妖精!

——————TBC——————

依旧瞎几把写,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万一就写出多结局了呢x

说正事,我和家鸽的糖什么时候才能搓出来啊……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