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前のない怪物

电五姨妈约亲友pv咸鱼。

欢迎撩羊。

【琴道】妄求(一)


1.
扬州的夜晚灯火阑珊,酒楼喧闹,有一人抚琴。
“阁下好琴技,段某佩服。”
“段兄,过奖了。”杨穹将琴放在膝头,抬眼向来者恭敬地颔首。
段昀拱手回礼。

暖风卷携微醺的酒意,掀起一角衣袂,手腕处见一抹红痕。

2.
是夜,窗外依旧灯火阑珊,窗内烛焰摇曳明灭。

圆润指腹轻压慢捻,手下却传来的不是琴声而是压抑着的喘息。
修长手指指节分明,揉弦处泥泞一片。

身下动弹不得的“琴”被肆意撩拨得奏不出一首完整的曲子,演奏者偏偏凑近了耳边询问:“在下这一曲《平沙落雁》,道长听着还满意么?”

——————TBC——————

当真你就输了。
两个人渣,一个伪君子一个喜欢给人戴绿帽。
鬼畜伪君子老琴爹×绿帽王大屁股羊(bu
本来想写点和家鸽的BG糖,结果一不小心脑洞跑偏(。
不知道是BE还是HE,不过我不喜欢刀子!也不知道能不能写下去……
想起来就写几段。
吧唧吧唧你们。

评论(17)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