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前のない怪物

电五姨妈约亲友pv咸鱼。

欢迎撩羊。

和基友在体育课上的智障产物


我:道长,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帅裂苍穹仙风道骨走路带风

我同桌er:琴萝,天真烂漫的小可爱

我基友A:丐哥,希望在扬州要饭度日x

我基友B:军爷,励志要抓我进监狱

———————————————————————————————



大家好我是一个道长,由于在长安被抓进监狱,今天我也安分守己地蹲在扬州茶馆附近,摆摊算命。

“姑娘,贫道一眼便知,您命中缺我。”我拉着姑娘的芊芊玉手不动声色地揩油。

“我~”姑娘娇羞状,“我是妖啊qwq~~”

“没事贫道也……我操!滚滚滚老子要小姐姐!”吓得我甩开她的手,抠脚大汉!那一瞬间我似乎感受到了那手上有浓浓地汗毛和臭脚味!

坐在我边上专心弹琴卖艺的琴萝向我投来天真烂漫地眼神,我立刻咳了两声假装正经。“看什么看,弹琴,要不然我们两个晚上又要睡大街了。”

这个时候我感受到了斜下方幽幽的目光,哦忘了还有这个臭要饭的。

“瞅啥瞅,你不是本来就睡大街的吗?”

“……”丐哥依然很沉默,并对我竖了一个中指。

“……”我看在他每天能帮我们多赚几金的份上并没有和他计较。

“哇城管来了!”不知谁喊了一句。

我心里暗笑,我一没有违规摆摊而没有杀人放火,我怂什么!要抓也是先抓那个要饭的!

 

“喂,那边那个妖道!跟我到监狱走一趟!”

“WTF我做错什么了?”

“招摇撞骗传播封建迷信思想诱拐幼女还有性骚扰!”

“开玩笑贫道……”

“还有人818你了!一个三十五岁男!渣了不知道多少妹子,查到最后发现居然是个女高中生!”

“woc……”我急中生智将脚下的丐哥扔了过去,“他影响市容!你抓他!”

然而军爷并不理会丐哥而是径直走向我,“放弃抵抗吧来跟我去监狱交♂流♂交♂流。”

“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男!有没有王法!等等我记得你在长安啊为什么跑到扬州来了?”

“来找你们麻烦啊社会毒瘤。”

“那那那那个琴萝……”

“小妹妹乖,大哥哥已经把坏人抓走了。”军爷蹲下来摸了摸她的头并递了一串糖葫芦。

琴萝依然天真烂漫地投来了一眼,但我分明感受到了她眼底似乎有一丝嘲弄,仿佛在和我说“想卖我?你还早了一万年呢”。

 

大家好我是一个道长,今天大概也要在监狱里度过了。


评论(2)

热度(14)